這國外長夫人厲害了 練中國太極還打跑一個賊

原標題:厲害!這國外長夫人練中國太極,還打跑過一個賊…

  環球網中國網絡名人環球行這次到了墨西哥、巴拿馬、多米尼加。

  金秋十月,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和環環(ID:huanqiu-com)組織的智庫媒體團赴墨西哥、巴拿馬、多米尼加采訪。這也是環球網中國網絡名人環球行今年的一場重頭戲。被稱為“美國后院”的加勒比地區在距離上離中國很遠,但在現實中并非如此。代表團成員薩蘇說,他很贊同拉美國家一位副省長近日在武漢舉行的中外媒體與智庫高端論壇上講的一句話:“我們遠比想象的更近。”

  從巴拿馬“同胞公園”可眺望故鄉

  “若是你不喜歡這地方,那就飛往巴拿馬吧……飛往那里我該做些什么……讓我們攜手共進……心中的激情在燃燒。”這首名為《Panama(巴拿馬)》的歌本是一位羅馬尼亞歌手的作品,去年被改成舞曲后,在中國的網絡上一炮走紅。

  在巴拿馬,智庫媒體團成員、著名作家薩蘇在拉美論壇會議上發言時提到這首歌,他還告訴臺下聽眾,中國和巴拿馬直線距離上萬公里,很多人坐飛機都覺得路途遙遠,但想想1853年第一批中國人作為勞工到達巴拿馬時,竟然在海上走了61天。1915年,茅臺酒在“巴拿馬—太平洋國際博覽會”上獲獎,這個博覽會是為慶祝巴拿馬運河開通而舉辦的,但舉辦地卻是美國舊金山。當時,中國和巴拿馬還缺少直接的聯系,而現在,中拉媒體要加強交流,就要多傾聽彼此的聲音。

  巴拿馬運河的開鑿過程見證著一段不平凡的歷史。此后百年間,巴拿馬人民并不甘心淪為美國的“殖民地”,最終收回運河的自主經營權。2016年6月26日,巴拿馬運河拓寬工程舉行竣工啟用儀式。

  2016年6月26日,“中遠海運巴拿馬”號貨輪在拖船的牽引下通過巴拿馬運河的阿瓜克拉拉船閘。

  代表團成員、曾在巴西工作的丁剛4年前去巴拿馬運河展覽館采訪。他告訴環環,當時館中有一個1米多長的船模,船身上印著中遠的英文縮寫。那個時候,中國貨輪通過運河數量已位居第二。這次,丁剛在展覽館中看到,船模還在,但多了一個大展板,記錄著2016年運河擴建后中國貨輪首先通過的歷史性時刻。那艘貨輪就叫“中遠海運巴拿馬”號。據他了解,曾出現停擺的中建美國公司承包的巴哈馬度假村項目也已順利完工,開始接待游客。

  在巴拿馬,智庫媒體團一行人專程拜謁埋葬著中國勞工的“同胞公園”。160多年前,陸續有兩萬名中國勞工到達巴拿馬,投入到對兩洋鐵路和巴拿馬運河的建設中,很多人最后葬在異國他鄉。能眺望運河的“同胞公園”成了當地華裔的慰靈之地。薩蘇在當地的華裔友人托尼·蘇說,在“同胞公園”,目光如果能夠穿過太平洋,盡頭便是故鄉。

“同胞公園”(又稱中巴公園)“同胞公園”(又稱中巴公園)

遠眺巴拿馬運河遠眺巴拿馬運河

  勤奮的華人在這片土地上扎根成長。在“中巴智庫媒體論壇”上,巴拿馬外交部代副外長尼科爾·王用中文和大家打招呼。這位美麗優雅的“80后”女外交官告訴環環:“我的祖父就是廣東人。”在40分鐘的演講中,尼科爾·王強調:“雖然去年巴中兩國才正式建交,但外交關系背后是兩國人民交流合作打下的堅實基礎。”

  尼科爾·王參與了大量巴中建交工作,據她介紹,目前巴拿馬政府有由總統主持的理事會,專門、及時處理與中國有關的問題。她還舉例說明兩國是如何開展更深層次的合作:“巴拿馬可能要在廣州設立領事館,因為那里來往于巴中兩地的貿易船只非常多。”巴中友協前主席、最高法院大法官奧爾特加在講話中表示,“對未來拉丁美洲和中國發展平等互利的關系充滿信心”。

  談到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尼科爾·王說,不管中美之間在經貿上存在什么分歧,巴拿馬一直希望中美通過對話解決。有人問:“中國在拉丁美洲的影響力持續擴大,這讓將該地區視為‘后院’的美國很不舒服,而美國的這種態度是否會影響巴拿馬和中國的關系?”對此,尼科爾·王很堅定地說:“不會!”

球網中國網絡名人環球行的成員參觀中建美國巴拿馬國家會展中心項目。球網中國網絡名人環球行的成員參觀中建美國巴拿馬國家會展中心項目。

  “墨西哥雄鷹”的東方渴望

  在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墨國大)金色校徽中有兩只背靠背注視兩側的雄鷹,該校經濟學院院長馬丁內斯解釋說,一只鷹生活在墨西哥,另一只鷹生活在南美洲,校徽中有一面盾牌,上面畫的不是墨西哥的地圖,而是整個拉丁美洲的版圖。據了解,墨西哥第一任教育部部長、參加過反獨裁斗爭的拉斯康薩勒斯親手設計了這個校徽,他認為墨國大應作為一個平臺,促進整個拉丁美洲的團結。而在薩蘇等網絡名人看來,這個校徽有些像俄羅斯的“雙頭鷹國徽”,兩只鷹代表著墨西哥對西方的凝視、對東方的渴望。

中墨智庫媒體對話會現場中墨智庫媒體對話會現場

  在墨國大經濟學院舉辦的中墨媒體智庫交流會上,墨方一位白發老人首先用流利的中文介紹自己。原來,他是墨西哥首任駐華大使歐亨尼奧·安吉亞諾·羅奇,第一次履新的時間是1972年夏。如今,老人對“一帶一路”十分關心,他對相關信息的了解之深讓中方成員感到驚訝。《人民日報》高級記者丁剛則講述了中國和拉丁美洲之間的“海上絲綢之路”:據史書記載,早在16世紀,從菲律賓歷時大半年“漂到”墨西哥的“馬尼拉大帆船”就裝滿了“中國制造”。在此后250年間,中國的絲綢、瓷器、棉制品等給當地生產生活帶來改變,并且迅速輻射到今天的秘魯、巴拿馬、智利、危地馬拉、厄瓜多爾、阿根廷等地,一些原本沉寂的港口快速活躍起來。

  代表團成員、著名主持人趙普向參加論壇的外國官員、學者和媒體人講了自己中式服裝上盤扣的故事,優美的中國傳統服飾設計讓好奇的觀眾都伸長了脖子看。一位墨西哥教授稱對話會是“墨中文化跨越大洋的一件盛事”。交流會上,很多墨西哥學者和大學生還認真地做著筆記。學習中文已有3年的莫利納告訴環環:“我學習中文是因為喜愛中國文化、中國哲學,而且我希望將來能到中國工作。”

趙普講了自己中式服裝上盤扣的故事。趙普講了自己中式服裝上盤扣的故事。

  墨國大孔子學院院長珍妮·阿科斯塔表示,每年都有1200多名墨西哥人來這里學習中文,學院也舉辦了很多講座。她認為,“一帶一路”對拉美的發展能起到推動作用,也會讓更多墨西哥人有機會學習中文,增加兩國的人文交流。隨著越來越多的墨西哥學校開設中文課,中文老師已供不應求。

墨西哥學生對于環球網熊貓吉祥物“環環”和快手短視頻玩偶愛不釋手。墨西哥學生對于環球網熊貓吉祥物“環環”和快手短視頻玩偶愛不釋手。

  多米尼加外長夫人的太極神功

  網絡大V們此行了解到,在多米尼加,中多兩國正在籌辦設立孔子學院的相關事宜。而今年6月,巴拿馬第一家孔子學院已舉行揭牌儀式。

  在拉美國家,還有很多熱衷于了解中國文化的人。在多米尼加機場,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副會長劉碧偉遇到正準備出訪的多米尼加外長夫人,他告訴代表團成員:“外長夫人在機場看到我們大使,她對中國很友好,馬上提出希望利用等飛機的時間和我們見面……這位外長夫人練中國太極,練了好久,還打跑過一個賊……”

  但總體來說,中國和多米尼加等國的相互了解還不夠。代表團成員、情感作家蘇芩告訴拉美的朋友,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游客源國,選擇海島游的中國游客最多時能占到1/3。但她認為,國內網絡上對多米尼加這樣的拉美國家介紹的還不多。在此次中國網絡名人走訪的幾個拉美國家的主流媒體上,有關中國的報道相對還很少,而且大都轉發自西方通訊社。拉美國家媒體派到中國的常駐記者也很少。

  但在多米尼加,網絡名人遇到一位特殊的“同行”——多米尼加外交部亞洲和大洋洲事務司司長岡薩雷斯,他同時也是一家當地媒體的專欄作家,近來他圍繞“一帶一路”和中多合作寫了不少文章。岡薩雷斯拿出手機,向環環展示他的微信朋友圈,其中有一條用中文寫著“多米尼加共和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優質雪茄生產國”。這明顯就是要幫多米尼加產的雪茄打入中國市場。

多米尼加外交部亞洲和大洋洲事務司司長岡薩雷斯介紹自己有關“一帶一路”的專欄文章。多米尼加外交部亞洲和大洋洲事務司司長岡薩雷斯介紹自己有關“一帶一路”的專欄文章。

  用“中國制造”破解“毒丸條款”

  在智庫媒體團抵達墨西哥城的前幾天,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達成一項貿易協議,其中主要條款限制了加墨兩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未來達成自貿協定的可能。這個所謂的“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就是中國,這一“毒丸條款”就是要在供應鏈和產業鏈上擠壓中國制造。

  對于有評論說“這是墨西哥在經濟主權上對美國讓步,美國用市場拴住了墨西哥”,丁剛認為,近年來,中國對墨西哥的投資一直處于低水平,累計還不到5億美元,不到墨吸引外資的0.1%,但技術與市場日趨多元化的“中國制造”能破解美國“毒丸”。丁剛說:“墨西哥是拉美制造業大國,還是拉美第一大汽車生產國,生產的汽車等工業制品主要出口市場是美國。市場決定著就業,在拉美政治出現顯著民粹化趨勢的今天,就業又決定著選票。這是我們觀察美國與拉美國家關系的一個基本點。”但他認為,恰恰在最具競爭性的汽車領域,中墨之間的合作如果能有突破才更具意義。

  在墨西哥城街頭,隨處可見OXXO便利店和車身印著OXXO標志的小型貨車在街頭穿梭送貨。OXXO是墨西哥FEMSA集團的下屬企業,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連鎖便利店,數量有1.7萬多家,它還擁有可口可樂全球最大的罐裝廠。智庫媒體團此行應邀出席了FEMSA與比亞迪的簽約儀式。FEMSA將采用10輛比亞迪的小型純電動SUV,用于通勤和運貨。據透露,未來OXXO有可能將購買數量提升到1萬輛。業界人士認為,如果這一目標實現,那比亞迪就有可能在墨西哥投資建廠,生產電池或整車。墨西哥坎佩切州州長助理丹尼絲·門德斯近日也告訴丁剛,墨中兩國在汽車配件領域有著很好的合作前景,該州經濟開發區已為外國中小汽車配件生產企業的進入提供了很多優惠條件。

墨西哥街頭的OXXO連鎖超市墨西哥街頭的OXXO連鎖超市

  “我們徐工集團,成立于1943年,最早是八路軍山東縱隊膠東軍區魯南第八兵工廠。”剛從牙買加飛到多米尼加的徐工集團駐加勒比區總經理吳淑新的這句介紹,引起薩蘇的極大興趣,他開玩笑說這是一支空降多米尼加的“八路軍”。吳淑新一年中有大半年奔波于委內瑞拉、蘇里南、牙買加等地,談到多米尼加的市場前景,他表示,盡管當地的歐美競爭者也有十幾家,但中企對打開當地市場還是很看好,“關鍵是我們賣的不是‘中國制造’,而是‘中國智造’,我們有自己的特色和品牌,價格也很有優勢。”也有中企員工提到在拉美能感受到文化差異,有的國家治安也不太好,但大家已經“習慣了,只是有時后方還是會有些擔心”。

  拉美人對美國式傲慢很無奈

  “對整個拉丁美洲來說,美國的影響力和能量都非常大,無論是從經貿還是政治聯系上都舉足輕重。”一位在拉美工作過的中方人士告訴環環,一些國家有過被美國欺負的歷史,現在遇到一些問題也不愿“得罪”美國。但此次拉美行,網絡名人們還是聽到很多真實聲音。墨西哥國立大學經濟系學生朱諾斯說,墨美之間的經濟關系非常不健康,“墨西哥需要尋求其他市場,而中國就是第一選擇”。多米尼加華裔導游梁先生講述了當地人對“美國式傲慢”的不滿。多米尼加的海灘度假區也是很多美國游客首選之地,但說起多米尼加的美景,大部分美國人顯得不以為然,會說:“這是多米尼加嗎?”

  在丁剛看來,拉美國家傳統上受美國政治經濟文化的影響很深,尤其是經濟上與美國有著極為密切的聯系,成千上萬的拉美人到美國打工,他們匯回的美元成為國家的主要外匯收入之一。這些國家生產的產品也以美國為主要市場,除了原料和農產品外,還有汽車、電子產品等。美國還給予這些國家一定的配額,比如在紡織品和服裝方面,以幫助他們發展。在教育文化方面,美國的影響也非常大。雖然拉美國家民眾對美國的一些政策——比如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很反感,但還是很羨慕美國人的生活方式,而且他們普遍認為到美國去工作才能賺更多的錢。這些都表明,拉美民眾對美國的態度是很復雜的。

  圖片:周驥瀅 攝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