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燦榮:中國是紙老虎?打一打,讓美國人找找理智

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結束,中方本著維護中美關系穩定大局的誠意盡了最大努力進行溝通與磋商,但在重大原則問題上絕不讓步。面對美國方面在談判中的反復無常與加征關稅的威脅,中國方面也給予了強有的力回應和反制措施。

牽動世界神經的中美貿易戰會走向何方?中美雙方的關鍵分歧在哪里?美國的所謂“極限施壓”將會導致什么樣的后果?中國會有哪些進一步的反制措施?貿易戰對于普通民眾又會產生哪些影響?針對這些讀者關心的問題,觀察者網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國際問題專家金燦榮教授。

觀察者網:您認為目前中美貿易談判導致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的最大分歧在哪里?美方的哪些要求涉及了中國的底線,是我們不會妥協的?

QQ圖片20190516205617.png

金燦榮:美國去年對中國發起了貿易戰,中國的應對總體來說非常克制,甚至可以說是忍辱負重。然而,在中國方面做了巨大讓步的情況下,美國依然得寸進尺。

首先,美國方面在中美已經達成共識的條款上隨意加碼。去年11月30日在阿根廷中美兩國元首會面,雙方原則上談妥努力減少2000億美元的貿易差,但這次美國提出的數字卻是3300億。這種臨時的加碼,不僅違背了信義,而且超出了市場的客觀必要性。

再者,在第十輪談判中我們也收到了第三方的信息反饋——歐盟對中國發出了警告:如果中國運用行政計劃的辦法購買美國的產品、而排斥歐盟的產品,歐盟將會在WTO起訴中國——這是我們之前沒有想到的問題。

最為重要的一點是,美國方面內部對于貿易談判的態度和訴求是分裂的。美方大致分為三派:特朗普屬于中間派,他的目標其實是比較有限的——主要是想撈到經濟好處,他再利用自己的特長把這個好處吹上一吹,把經濟好處包裝成政治成果,有助于他明年當選,目標就算完成了。

姆努欽這一派,代表華爾街,更看重中國長期的經濟潛力和市場潛力,準備見好就收。但現在的麻煩是姆努欽這派有點被邊緣化,比較兇悍的極右翼萊特希澤、納瓦羅這一派占了上風,主導了現在的中美貿易談判。



在談判中我們發現,對于極端派來說,他們的目的真不是要平衡貿易、通過結構性改革讓外資有更多的機會,他們只是想限制中國的發展,而且限制的手法非常極端和粗魯:干涉我們的內政,逼迫我們放棄發展的機會,這是我們無法容忍的。

極右翼不僅明確要求中國不能搞《中國制造2025》,甚至抓住“中國政府原則上同意國有企業中性化”這句話,想要搞美國版的“巡視組”,由他們的人派駐中國,監督中國的各級政府直至縣政府層級,盯著政府支出里有沒有補助國有企業——這就是嚴重侵犯我們主權、干涉我們內政的行為了。

如果是純貿易問題,中國從中美大局的考慮會盡量滿足美國的要求,因為貿易是中美關系的穩定器。如果把貿易問題泛化,想要干預我們主權,讓我們放棄發展的機會,這是我們不能容忍的,甚至也不符合國際公認的人權原則。中國有14億人,是人類的五分之一,我們有權利過好日子,如果有人不讓我們發展,讓我們永遠做美國的打工仔,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只能奮起反擊。

觀察者網:您如何評價美方在談判中采取的所謂“極限施壓”策略?

金燦榮:極限施壓是特朗普先生很喜歡用的一個詞,他把自己《交易的藝術》這本書里講的一套談判法——高目標、猛宣傳、臨時變化讓對方看不懂——“活學活用”到了國際關系上。可惜有沒有效果現在很成疑。

2017年他就用極限施壓對付朝鮮,朝鮮很不給面子,堅決頂著,結果后來特朗普說自己“愛上”了金正恩;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